Home | Contact

本港台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百度 2017六合彩查询 www.2222123.com 本港台报码聊天室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

在台大陆新娘:我老之后归宿在哪是留在还是回到大陆

2017-10-18 22:13

  生活在的“大陆新娘”,面临着这样一个抉择:当人生暮年之时,我的归宿在哪?是“树高千丈,落叶归根”,回到大陆;还是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”,留在?

  影响这些“大陆籍配偶”(陆配)的,有物质和两方面。过去,“荣民”能娶到比自己小三十岁的大陆新娘,大都因为当时两岸经济上的差距。还有,就是层面,包括陆配与亲属的生活远近,以及对所处的适应程度。

  上海交通大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伟男,近年来多次赴台,拜访了百余位在台陆配。他发现,类似于代沟现象,不同年龄段的陆配也有不同的选择。在位于交大徐汇校区的办公室内,他给“上海观察”介绍了六个案例:

  SWX,1942年出生,女性,上海人,现居台北市。小学毕业。1992年由亲戚介绍嫁到,丈夫为“荣民”,比她大16岁,5年前过世。

  她取得户籍,且上海户籍也被保留。目前,每个月领取大陆退休金4200多元人民币,同时在台每月领取3000多元新台币的“国民”年金(1元人民币约合5元新台币),以及每月5000元新台币的住房补贴。

  尽管上海有房产,但她大部分时间在台北居住。前两年因为帮女儿照看外孙,回上海住了一段时间,如今又把生活重心移回台北。她坦言,不仅喜欢的气候和人文,最重要的是的医疗条件和服务水平都优于上海,因此更愿意待在。

  CHJ,1950年出生,女性,河南人,现居新北市。小学毕业。1996年嫁到,丈夫是“荣民”,比她大19岁,仍健在。她在河南有婚史,与前夫所生的儿子今年40岁。

  由于台籍丈夫退役前为上校军衔,因此他们家生活条件优渥。当被问及如果丈夫先她而去该如何选择时,她沉默很久,叹口气说:“论各方面条件,当然还是好些,但儿孙都在老家,他们来的花销太大,我只要有口气,就会多回去看他们。但看病还是保险些。”

  王伟男说,这批老年“陆配”大都是上世纪80、90年代期间赴台。她们与比自己大许多的“荣民”相识后,一般一月内就决定结婚。由于年龄和生理原因,她们赴台后基本不再生育。

  随着“荣民”丈夫逐渐故去,这批“大陆新娘”的晚景可能比较矛盾——在举目无亲,老无所依,而在大陆的子女希望母亲能回家安度晚年。问题在于,这批老人赴台已久,对岛内已熟悉并适应。

  经过,王伟男发现,她们中的大多数会选择“一半一半”的生活模式,根据气候、身体情况,在两岸轮流居住。她们既无法在落地生根,也难以回大陆落叶归根,而是像候鸟一样,来往两岸之间。

  XUL,1969年出生,上海人,现居高雄市。高中毕业。1991年与台籍丈夫相识并结婚,已取得户籍。她在高雄有住宅,还在市区开了两家餐馆。育有一男一女。

  当被问及晚年打算时,她毫不犹豫地说:“当然是在啦。老公、孩子都在。除非将来大陆发展得非常好,孩子们都到上海或大陆其他地方发展、定居。”

  她委婉地说,上海在社会秩序、人文、人的观念等方面还不如,“在,职业没有高低之分,不管是开餐馆还是当司机,大家都是靠辛勤劳动谋生,不存在谁歧视谁的问题。但那里就不一样”。

  SXL,1975年出生,江西人,现居花莲县。初中毕业,原为农民。2002年嫁到,先生为当地的建筑工,经济条件较好,育有两个儿子。

  她在花莲县民政处注册成立了一个“花莲县大陆籍配偶扶助会”,自任会长,旨在“为遇到困难的陆配姐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”。

  在被问及晚年在哪定居时,她说:“很可能是啦!老公和孩子都在,生意也在,搬也搬不走。”谈起大陆老家,她说:“如果隔上两三年不回去,肯定认不出来,全是新的,反而感觉不适应。不像花莲,我来这里十多年了,一直都没啥变化……不过还是花莲的气候好,好,社会也好。”

  王伟男在调查中发现,中年陆配往往以大龄女青年的身份初婚赴台,目前大多数已取得户籍,且按放弃大陆户籍。她们的台籍配偶比她们大5到10岁,在结婚前,有过3到6个月的了解期,双方大都是工薪阶层和职业者。

  在王伟男看来,这一年龄段的陆配已经完全融入当地,“绝大多数已生儿育女,实现了落地生根,所以她们很少想回大陆生活”。目前,这批中年陆配每年或更久会回大陆探亲一次,但随着她们父母逐渐故去,除非特别事项,他们回大陆的次数会越来越少。

  CJF,1980年出生,青岛人,现居高雄。2002年上海高校毕业后,进入台资企业工作。工作期间认识了台籍中层干部王某,两人从相识、相恋到结婚,共用了近三年时间。

  目前,她在高雄开了一家生态食品商店,而丈夫工作从上海调到深圳。因此,她经常在高雄、深圳和青岛三地穿行。

  虽然她满足取得户籍的条件,但并不想申请。她说如果拿了户籍,担心回大陆后会被当成境外人士对待,会对生意造成不便。而且,她丈夫是户籍,因此觉得自己没必要入籍。用她的话说,这是“两边下注”,要“收益最大化”。

  WHX,1988年出生,福建人,现居上海。2000年在上海读书时结识了台籍师兄何某,恋爱三年后结婚。平时两人都在上海工作,只有节假日才回。

  她坦言不想为了户籍而放弃现在工作,因为到很难找到理想的岗位,而且也不想去适应新,在上海感觉已经很不错了。当被问及对未来打算时,她笑了出来,说,“太早了吧,小孩还没有呢。太多不确定因素了吧”。

  关于不确定因素,她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:“比如,两岸将来有一天会不会冲突?小孩将来会不会留学?还有,他将来会不会找个‘小三’替代我,嘻嘻!”

  总的来说,40岁以下陆配大多拥有大专或本科以上学历,通过恋爱或熟人介绍相识,结婚前有充分时间相互了解。她们台籍丈夫多是在大陆的或台生,双方年龄差距不大,属于同一时代。

  这些陆配的生活方式多元:有的穿梭于两岸间做生意,有些人婚后继续在大陆工作,有些人长居。这批“大陆新娘”有较强的事业心,“对大陆的发展也很有信心,不想放弃分享红利的机会”,王伟男说。

  基于此,许多年轻陆配没有选择加入户籍。她们认为,户籍所带来的福利只对中老年陆配实惠,对她们来说大陆户籍可能更有用,比如在大陆就业、买房、以及土地被征用、房屋被拆迁时的补偿。

  可见,从愿意嫁比自己大三十岁的“荣民”,到如今年轻人恋爱相互依赖;从一定入户籍到不愿放弃大陆户籍,一部“大陆新娘”的交流史、选择史,其实就是两岸经济社会发展的真实写照。